• Tag:APH 逆水寒

    昨天晚上熬夜把“寒水逆鳞”给看掉了,用了两天时间。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老骑在墙头上爬不掉了,因为无论是盗墓还是逆水寒给我的穿越感真的是太强烈了![摔]
    试想一下,我刚才还在满口的洋名,随后晚上一转眼就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啥?)
    这种古今中外的墙实在是太厚了!老子难怪翻不过去![接着摔]

    不过我倒是真的对这顾女王花痴了一番,好吧,我这个人就是偏好这类口味的,果然是M么
    从景虎到顾惜朝……死目,觉得既能引起别人的征服欲,也能给人种想要好好照顾的感觉啊!!!
    但是话说回来,可能是因为我从来没看过连续剧的关系,我几乎把同人当作原创看了?
    顺便翻了下荒城,风格不太喜欢,于是在扒拉看看哪几部不错吧,我貌似是鸳鸯蝴蝶派的?[口胡!]

    用未完成的新坑第一章来冒充日志!(我貌似觉得这么干很好玩,也很省力= =+)

     

    短篇:菜单

    第一道:奶油芦笋浓汤

    霍兰特很郁闷,是的,非常郁闷。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便和阿拉伯数字打交道的他竟然第一次会感到头疼,更打击他的是:现代经济学的高才生竟然会看不懂一本小餐馆的账本。不过,与其说这是份账本,还不如说这是一本被涂满数字的笔记本。至于为什么要怎么说呢,还是让我们仔细瞧瞧吧。
    用来分隔列数的竖线几乎已经不能再称呼为直线了,因为它的扭曲程度不亚于非洲女郎们的卷发。而笔记本的主人似乎对铅笔情有独钟,从而遗忘了橡皮的功能。写错的数字被用力的揉成一堆毛扎扎的线团,随后像鸡蛋盒里的鸡蛋一样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有些被擦拭得模糊不堪的数字和字母,让人不禁猜测写字人的手是不是已经沾满了石墨粉了。当然,这些东西加起来也没有纸张右上角的那块艳红色的液体痕迹来得醒目,霍兰特初步认定这是一滴番茄汁遗留下来的“纪念品”。
    于是当霍兰特面无表情、内心却默默的在鄙弃账册的主人时,让我们先说说关于这本册子的由来吧。

    事情应该从前几个月开始算起,一切都成为了今天的铺垫。霍兰特还记得那是个周末的清晨,他和比自己小上一两岁的妹妹、贝露一起在摊位上帮助父母料理生意。
    星期日的市场总是热闹的让人觉得有点过分喧哗,来来往往的人们拉着一辆小购物车在拥挤不堪的小道上穿梭,偶尔碾到人的时候大喊一声对不起,气势倒是绝对不输给正在招揽生意的摊主们。

    “哎啦我们又见面了!”霍兰特听见贝露在和一位老客人打招呼,他停下手,抬起头匆匆的看了一眼,却又很快的低下脑袋继续手里的事情。因为比起面对客人,他倒是更喜欢负责切奶酪的活儿。
    “嘿~~我们又见面了,美丽的姑娘。”对方的英语似乎还没有摆脱口音的问题,虽然霍兰特也一直极力的想要纠正贝露的那不够标准的发音方式(她总是喜欢把“哎”念成“阿”),但是这位先生说出来的每个音节给人一种想要立即带他去上语言学校的冲动。
    不过神奇的是,做妹妹的却能听懂这家伙的每一句话。“最近可好,番茄先生?”贝露趴在临时搭起来的塑料玻璃柜上笑着问。这个绰号是她起的,可能是每次都能看到对方拎着一袋番茄的关系吧。
    番茄先生吸了吸鼻子,点了下头:“可好咧,虽然小饭馆到了晚上有点忙不过来,罗维诺天天在那里打碎盘子之外,其他的还不错。”他习惯性的抓了抓头,把原本就乱糟糟的卷发弄得更糟糕。
    “听上去有点不太乐观啊……对了,今天还是老样子?”贝露递过去一个塑料盘,里面装的是一块块四方形、免费尝试用的奶酪。站在她身后的霍兰特飞快地瞥了一眼盘子,粗略的数了一下所剩余的奶酪,随后搬过一块“老阿姆斯特丹”利落的切下一角。他从来不用磅秤,正如同他从来不会算错价钱一样。
    “没错没错,还要新鲜点的羊奶奶酪,小贝露。”来自地中海的男人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挑了一块最大的奶酪扔进嘴里嚼了起来。